战双薇拉同人——紅与黑(二十三)-幸福公寓漫画

“梅拉,你在这里吗!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指挥官打开了基地里的一座空余的物资储备仓库,有些焦急地在仓库内搜索着梅拉的身影。“这个声音......是灰鸦的指挥官小哥吗?”听见指挥官声音的梅拉从仓库的架子处缓缓走了出来。这不出来不要紧,梅拉一出现,指挥官反倒觉得有些尴尬了起来。“把头别到一边干什么,你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难道说.....小哥你害羞了?”梅拉低头看了眼现在自己上半身上仅存的衣物——一条纯黑色的有些松松垮垮掉了一边带子的bra,靠在一旁的墙壁上表情有些玩味地看着满脸通红地将头撇向一边的指挥官。

“先把衣服披好......”指挥官转过身将仓库的门轻轻关上,同时将仓库顶上的白炽灯打了开来。“小哥那么晚来找我,莫非......是有什么特别的事吗?”正当指挥官打算在原地待到梅拉穿上上衣时,指挥官的耳旁突然传来了一阵温热的气息——梅拉从背后紧紧环住了指挥官,将自己的下巴靠在了指挥官的肩头。“咳......先不要闹好吗?我真的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来找你的,你快把衣服穿好......”指挥官不断进行着挣扎。“你就这么说不行么?要是内容真的那么重要的话,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受到外界干扰的吧?”梅拉的一番话让指挥官顿时无法反驳,只好使上更大的劲好让自己挣脱开来。可是论力气,指挥官又怎么会是梅拉的对手呢?而且指挥官好像发现了,自己在挣扎的过程中貌似不断地在摩擦梅拉上半身的......某个部位,背上不断传来的柔软触感也印证了指挥官的这一想法。

“是关于你.....关于你身上这个未知能力的事!我有些事情想要了解!”情急之下,指挥官只好将自己此行的目的透露了出来,梅拉的吐气突然从自己的耳边消失了,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我认为我已经说的足够清楚了,不过既然你还有别的要问,我当然会如实回答你。”指挥官感受到梅拉的右手正从自己的腰间慢慢离开,只是那速度之慢用力之轻柔,很难不让人觉得这是在进行什么情趣动作。“那太好了,这件事情背后可能会连带出很多......”指挥官话还没有说完,一个黑黑的东西就从指挥官的身旁飞到了指挥官的面前。

“这是......唔......”指挥官低下头眯眼一看,刚刚才消散不久的红晕又再一次爬上了脸颊,那道属于梅拉上半身的最后一道防线如今正明晃晃地摆在指挥官面前,而指挥官此时也感受到了重新贴在自己背后的那股格外鲜明的柔软触感。“继续说啊,我听着呢。”梅拉妖媚的声音夹杂着无数气流,让指挥官的耳朵感觉痒痒的。“咳.....我是想问,像你这样通过非自愿手段获取这种未知能力的人,是不是还存在于这颗星球上的其他地方。”梅拉的双手完全从指挥官的腰间离开,用牙齿轻轻地咬住了指挥官外套的衣领而后向后一退,指挥官的外套就这么被梅拉从身上顺了下来。

“嗯.....我确实认识这么一个“人”,同时也在怀疑究竟还有多少像我这样莫名其妙地获得了这股力量的家伙存在。”梅拉轻轻拍了拍指挥官的肩膀示意指挥官现在可以转过身子了。“你一定要这么穿衣服么?”指挥官心累地看着将自己的夹克敞开着的梅拉。虽然指挥官那宽大的夹克已经将所有的关键部位都遮挡住了,但是那时不时透过夹克所展露出来的富有力量感的肌肤配合着下身简约但又极其凸显身材的紧身牛仔裤让此刻的梅拉看上去具备无穷的诱惑力。指挥官实在是感到无从落眼。

“你想问的就是这些么?为了这种问题大晚上跑来打扰我,我可不算是个有耐心的人呢。”梅拉揉了揉自己的黑色短发,血红色的眼眸紧紧盯着指挥官。“你认不认识一个拿着把会喷火的大剑的男人?他比我还要高半个头多一点,嘴唇那里有一道长长的伤疤。”指挥官举起自己的双手不断为梅拉比划着李斯特的模样。而就在这时,梅拉注意到自己之前在指挥官左手小臂制造的那一道长长的伤口,此刻竟然连一道疤痕都没有留下。“你的伤已经好了?明明之前还在血流不止,你竟然都没有注意到吗?”梅拉一把将指挥官的左手握在手中,有些紧张地不断在指挥官的小臂上抚摸着。

“这是.....之前确实是止不住血来着,我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指挥官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小臂,别说疤痕了,连一道红印子都没有留下来。“.......”指挥官抬起头无言地与梅拉对视了三秒钟之后便抽走了自己的手臂,而后拔出自己身上的战术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重重划了一刀。“嘶.....”剧烈的痛感从指挥官的小臂处传来,鲜血开始不断从伤口处涌出,可就在短短的三秒钟之后,令指挥官感到恶寒的事发生了——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着自我修复。不一会,伤口便随着之前的痛感一起消失殆尽了,这整个过程甚至只花了十秒不到的时间。

“.....查查这段时间接触过你的医生吧,只有他们才有这个权限使用针筒这种东西。”梅拉轻轻拍了拍呆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的指挥官。“我知道你现在很难接受,但是我们只有找到源头才能.....”“先回答我,你认不认识我刚才说的那个人。”指挥官伸出手打断了梅拉的话,眼神看上去相当冷静。“抱歉,我并不认识这样的人,他也是我们的其中之一么?”显然,梅拉如今已经默认指挥官和他们这一帮接受未知力量的“人”是同一伙的了。“现在至少可以知道,在变成这样之前我们都是正常人。”指挥官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梅拉一眼,对梅拉话语中的身份转变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厌恶或者认同。

“而且你先前的判断并没有错,造成这一切的主谋此时就在空中花园,但我认为我们此刻不应该就这样贸然主动出击,如果对方是本人对我进行注射的话,那么他应该早就知道我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了。”指挥官将自己的衣袖拉了下来看向了面前的梅拉。“甚至,我觉得他很有可能已经知晓了你的存在,知晓你如今已经到了空中花园了。”可是有一件事指挥官却始终没有想明白,那就是对方做这件事的动机是什么。肯定不是为了杀自己,不然的话自己当时躺在床上无法活动的时候他应该早就动手了,也没必要制造一个不稳定因素,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梅拉,你认为那个主谋为什么把你变成这副模样?”指挥官靠在了仓库的墙壁上双手环在胸前,既然那个主谋现在已经完全知晓了我方的情况但自己和梅拉却已经能在空中花园大摇大摆地活动,那反而就完全没有着急的必要了,不如先好好梳理一下情报在说。“说实话,我就是搞不懂这个所以才会一直寻找主谋的。”梅拉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一个老旧的烟盒从中抽出一根香烟放入自己的口中将其点燃。“最大的可能性其实是那个人想要通过这种方式灭口,但很快就被我否决了,因为没人会希望自己的灭口对象变成打不死的小强吧?”梅拉抬头从口中呼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烟圈,灰白色的烟雾在仓库白炽灯的照耀下,那倒影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飘在梅拉头上的天使圈。

“我和你的想法一致,而且说实话,我的心里其实是有几个人选的,但她们都不具备任何动机......或者说是隐藏的太好了。”指挥官想到了全程负责自己手术的希波克拉底和在自己住院期间不断来探望自己的米娅,前者作为空中花园曾经的医学之神和科研大拿,暗地里搞一点比较骇人的研究实在是不会让人感到奇怪,而后者......她似乎与希波克拉底关系不一般,谜团也是意料之外得多,指挥官如今才发现自己对米娅的了解仅仅只是一座名叫向日葵的孤儿院的“院长”而已,但自己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为什么米娅的容颜能做到几十年如一日,为什么米娅总是能够猜透自己的所有想法,为什么......米娅从来没有让自己去过孤儿院的地下室!

“我想到了一个地方,我从小长大的向日葵孤儿院里面有一间地下室,那里的院长从来没有让我进去过。”指挥官伸手将弥漫在自己面前的烟雾挥去,有些欣喜地看着梅拉。“这个院长,是你的怀疑对象之一么?”梅拉把香烟丢在地上用脚将其踩灭,将指挥官的夹克裹得更紧了一些。“实不相瞒,她其实是将我抚养长大的那个人,但是......她身上实在是有太多谜团了,而且.....唔!!”正当指挥官想要回忆自己与米娅的过往的时候,脑部一阵剧烈的疼痛让指挥官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怎么了?”梅拉看着突然跪倒在地的指挥官显得很不知所措,以至于过了整整两秒钟才想起将指挥官从地上扶起。“没什么.....可能是一些副作用吧,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总得有些代价吧。”指挥官大口喘着粗气,将自己额头上的冷汗轻轻拂去。“梅拉,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等待那个主谋自己露出马脚。”指挥官将自己的数据终端放到了梅拉手中。“我的这个就给你吧,从今往后你也可以使用灰鸦小队的频道,仓库里应该能找到数据终端的使用说明,我再去找后勤部拿一个就行了。”指挥官相当快速地与梅拉拉开距离,因为刚才梅拉扶自己起身的时候,自己好像无意之中碰到了梅拉的呃......某个部位。

“至于孤儿院的地下室.....我得再好好做做功课,改天我们两个一起去那边一次,我实在有太多想要弄明白的东西了。今天的时间也不早了,先好好休息吧,我回寝室了。”“等一下!”指挥官本想趁着梅拉反应过来之前就逃出仓库的,但是似乎行不通的样子。“呃.....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指挥官转过身看向梅拉,此时的梅拉看上去相当扭捏与害羞,表情看起来非常不自然,指挥官还从来没有见过梅拉这个样子,莫非自己刚才真的.....碰到了......“那个梅拉,我刚刚真不是有意.....”“这东西,到底该怎么用啊.....我以前从来没有用过,而且我连一般的说明书也看不懂......你可以教教我吗?”“啊?”显然,指挥官是想多了,梅拉所有的不自在似乎是来自于......她貌似不识字。

“当然可以,只是我没想到你呃.....看不懂说明书。”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指挥官赶忙拿过梅拉手上的数据终端然后准备开始为梅拉演示着数据终端的用法。“我没有以前的记忆,我醒来的时候周围除了垃圾以外就没有任何东西了,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甚至都不知道食物能加热,因为我吃的一直是从那些群居的流浪狗里抢来的食物。”梅拉看了眼靠在墙角边上的那柄已经伤痕累累的老旧大剑,脸上闪过了一丝哀伤。“我去过很多地方,他们都有一个相似处,那就是每一个地方的人都很害怕我,都讨厌我。陪伴我的唯一的朋友就是这个大铁块,我所有的安全感也都来自于它。”指挥官默默地听着梅拉讲述着自己曾经的经历,将数据终端重新放回了自己的口袋。

“原来是这样,你也不必为了迎合我们的作战模式而特意学习这种东西,以你的实力而言,你应该也用不上。”指挥官看着墙角边那柄已经破旧的不能再破旧的大剑轻轻叹了口气。“再好用再安心的武器也是需要保养的,我明天会联系后勤部帮你好好保养一下你的大剑的。”梅拉呆呆地望着指挥官,看上去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那我.....应该怎么回报你呢?你做这些事一定是想要得到什么利益的吧?”指挥官看了眼满脸疑惑的梅拉,并不打算问梅拉为什么如此问,因为指挥官知道这肯定都来自于梅拉过往的经历,他可不打算了解这些“伤疤”。

“因为你现在是灰鸦小队的编外人员,是我们的朋友,所以这些都是你应得的。”从前是已经定型了的,那就从现在开始慢慢改变梅拉的想法吧,以灰鸦小队指挥官的身份来改变。“早点睡觉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到时候会再帮你申请一间宿舍的,今晚就只能先委屈你一下了。夹克就留着吧,否则你会冷的。”指挥官对着梅拉微微笑了一下后便离开了仓库,只留下梅拉一人傻傻地愣在原地看着有些不知所措。“我是.....朋友吗?从来没有人和我这么说过,也从来没有人这么看待我......真是个异类......”梅拉撇了撇嘴。虽然嘴上暗暗嘲讽着指挥官刚刚的那番话,但手上却将刚才指挥官给予自己的这件宽大舒适的夹克默默地越裹越紧了......

与此同时,向日葵孤儿院内.......

“我还以为你不会跟上来呢,薇拉。”战术手电的灯光将米娅脸庞照映得更加惨白瘆人,米娅微笑地看着此时正一脸凝重地走向自己的薇拉。“我既然来赴约了,那就不可能半途而废。”薇拉看了眼地下室门前那一道道与破旧的木门完全不符的精密机关锁,将手慢慢放向了沙利叶的刀鞘。“现在又为何要做出攻击的姿态?你跟过来不就是来寻求所谓真相的么。”似乎是有些不满意薇拉此刻的举动,米娅脸上那抹一贯柔和的微笑此时已经完全消失不见,转手握住了身后木门上的机关锁而后一把将其捏得粉碎。

“很简单,如果我在里面发现了什么我觉得生理不适的东西,我就将它们直接破坏掉。”薇拉看了眼地上那滩已经完全化为粉末的机关锁,将手中的沙利叶握得更紧了。“呵......”米娅并没有多说什么,一把将木门推了开来直接走了进去。“在这种情况下和她起冲突是种相当不理智的行为。”耳边传来了里有些无奈的声音。“我当然不会真的和她起冲突,但我也想杀杀她的锐气,她的无法无天已经让我很不爽了。”薇拉放开了沙利叶的刀柄,蹲下身抓起了一把机关锁的粉末。“你以前见过这种类型的门锁么?这似乎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产物。”粉末从薇拉的指缝中缓缓滑落,重新流向地面。

“很精密,但是样式非常老,很有可能是黄金时代的产物,这绝对是老古董级别的东西了,可惜她就这样直接破坏掉了,不然这很可能成为一条线索的。”里平淡的语气中参杂了一丝懊恼。因为现在米娅身上的谜团实在是太多了,任何能够推断她身份的线索都是无比至关重要的。“不过说不定她就是为了不让我追查所以才破坏掉它的。”薇拉低下头仔细思考了一会,最终还是用手捧起一小撮粉末。“有总比没有好吧。”薇拉站起身将粉末装进了战术口袋中,跟随着米娅的步伐走进了地下室。

“晚上好啊孩子们,我又来看你们了,今天我给你们带来了两位客人哦。”米娅的声音从前方的黑暗中传来,薇拉突然感觉到身边有无数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一股寒意突然席卷了全身。“啊.....这里实在是太暗了,孩子们应该都看不清客人吧,我这就把灯光打开。”啪嗒一声的开关声响起,浅绿色的灯光齐刷刷地从头顶以及周围亮起,灯光一瞬间造成的亮度差让薇拉一下子有些睁不开眼睛。“啧.....这灯光怎么感觉有些像无菌实验室.....”薇拉将手放在了自己眼前,开始凭借着记忆摸索着米娅的方向。

“咚!”由于视野还没有完全恢复,薇拉结结实实地撞到了一个玻璃罐一样的东西。“呃.....这是!”运气不错,这突如其来的撞击让薇拉的视线开始慢慢清晰了起来,但是当薇拉完全看清眼前玻璃容器中存放的东西的时候,一股强烈的恶心感直冲薇拉的胸口。“你应该小心一些的,你打扰到孩子们的休息了。”米娅的声音从薇拉的身后传来,米娅轻轻拿起薇拉面前的玻璃容器将其放在自己的胸口轻轻抚摸着,而那透明的玻璃容器中存放着的,是一个链接着被截短的人造脊椎的大脑以及大脑前那对死死盯着薇拉的被人为摘下的眼睛,脊椎和眼睛不断地快速晃动着,在玻璃容器内发出了恶心的难以形容的声音。

薇拉此时也明白了刚才踏入地下室那一瞬间为什么会传来的那股被无数人盯着的感觉了。在灯光的照耀下薇拉终于看清了——数不清的眼睛此时正死死地盯着自己,他们似乎是随着灯光的打开而恢复了活力,周围的玻璃容器开始不断发出各种各样的沙沙声。这里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体实验基地!“这些是什么!你这家伙,是利用这座孤儿院然后利用那些孤儿做人体实验吗!”薇拉立即拉开了与米娅的距离,拔出了沙利叶将刀尖对准了米娅。一想到贝姬也有可能在不久后成为这些.....不可名状之物的一员,薇拉的手就开始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你看到的,就是如今的构造体技术真真正正的原型哦。”米娅丝倒是毫不在意薇拉对自己的兵戎相见,轻缓地将怀中的玻璃容器重新归位。“再一次帮你回忆一下吧,我曾经是构造体技术的真正的首席研究员。无论是你们这些精英构造体,还是那帮在战场上被上面那帮人当做弃子随意丢弃的普通构造体,都是在我曾经的技术上加以改进的成果。这些孩子们很少那么兴奋,看起来我的孩子们很喜欢你们呢。”米娅抬起头展开自己的双手,似乎是在认真倾听着周围玻璃容器的沙沙声。

“疯子.....这不是你拿孤儿来做人体实验的理由!”薇拉拿起了一个距离自己最近的玻璃容器,将它直接扔向了地面。哗啦一声过后,容器中的大脑就这么暴露在地面上,像一条脱离了水的鱼一样上下乱跳着。“真是无聊,你和我以前共事过的那帮家伙们一样,丝毫不了解这项研究的真正潜力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和薇拉设想的不同,看着自己研究被他人破坏的米娅并没有流露出一丝生气的情绪,而是缓缓地走向那个不断跳跃着的大脑,将其一脚踩成了稀烂,一大滩粘稠的脑髓液与血液就这么溅到了薇拉的脚边,空气中瞬间弥漫着一股恶心的气味。

“看着你们这些残次品,说实话我还是感到挺痛心的,他们糟蹋了我的研究。我现在想让你设想一下,如果你可以以人类的身份,获得比现在还要强悍的多的能力,你又为何要变成如今这副人类不像人类,机器不像机器的模样呢?”米娅俯下身将刚才被踩烂的那一滩残渣重新捧到了自己的手中,脸上依旧挂着她那丝标志性的诡异微笑。“你想说什么......”薇拉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眼前的景象不能用常理解释不说,就连眼前的人.....现在也不能用常理来理解她了。

“嘘.....看着它便好......三,二,一。米娅低头看着手中的一团乱麻开始轻轻倒数了起来。三秒钟过后,再一次令薇拉震惊的事出现了,米娅手上的那一滩烂肉开始以惊人的速度自我修复了起来。短短五秒钟过后,那滩烂肉又重新变成了一具完整的大脑。“这太不可思议了,这究竟是!”目睹了这一切的里失去了所有的冷静,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就是你的研究么?”薇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语气听上去有些颤抖。“当然,这可是能彻底改变如今整个战局的研究成果,而付出的代价可能都不到如今的十分之一。可那帮伪善的人却私自认为我的研究不符合所谓的人道主义,便强行终止了我的研究,销毁了我的一切研究资料。”米娅将手中的大脑随意往旁边一扔,转头看向了这整座宽大的地下室。

“可他们不知道,真正的研究资料,早就存放在我的这个地方了,无论我到哪里,都可以开展我的研究!”米娅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脸上的笑容看上去有些癫狂。“我不懂你那什么伟大的研究,我只知道你让我感到相当恶心。”薇拉的语气开始变得愈发冷淡了起来,身上也开始逐渐出现了杀气。“呀,这个话.....我记得小希也对我这么说过呢,真可惜.....我可是对她给予了很高的厚望来着。”显然,米娅根本就没有把薇拉放在眼里,而是转过身自顾自开始回忆起了以前和希波克拉底共事时的时光。

“薇拉.....我相当不建议你在这里和她对着干,我们并不清楚她究竟有多少底牌,在做了更多了解以后再动手也不迟。”眼见薇拉快要逐渐控制不住自己了,里赶忙拿起麦克风开始安抚起了薇拉的情绪,但似乎效果甚微。“你说,你的所有研究成果都在你的脑袋里,那么今天我就代替那帮没有完成任务的研究人员再一次清理一遍你的这些破烂研究。”薇拉将沙利叶的刀尖对准了米娅头部的方向。看样子,谁都没有办法阻止这场战斗发生了。

“和档案上写的一样呢,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吗?原本我是对这种方式不感兴趣的,可谁叫你是那孩子喜欢的人呢?我就在这里陪你玩玩好了。”米娅将自己的双手插进了纯白色大衣的口袋中。与往日那和熙的微笑不同,现在的米娅,脸上只有那冲天的邪气与癫狂。“这样吧,如果接下来你能让我觉得开心,我就再告诉你一些整个空中花园都没有档案记载的一些事情。一些......可能会改变你的看法的事情。”米娅居高临下地看着摆好战斗姿态的薇拉,整个人释放出了一股极其强大的压迫感。

“这些当做你的遗言,正正好好!”薇拉缓缓放低了自己的重心,弯下腰腿部一发力便朝着米娅的方向冲了过去......

由不讲理不求人创作、白鹰担任插画的轻小说改编的TV动画《无职转生~到了异世界就拿出真本事~》第二季将于2023年7月2日播出,官方还一同公布了正式预告PV以及最新视觉图。
2023-05-28
多环芳烃测试法规有哪些?多环芳烃检测方法多环芳烃,是指芳香族化合物,指含有2-5个苯环,以线状、角状或者是簇状排列的碳氢化合物。根据苯环的连接方式可以分为多苯代脂肪烃、联苯类和稠环芳香烃三类。是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之一,多环芳烃中对人体影响最大的是苯并芘,是一个致癌的物质,脂溶性较强,能吸入到人体内,形成环氧类化合物成为致癌物。PAHs是多环芳香烃的主要成分多环芳烃主(PAHs)要的十八种化合物为:萘、苊烯、苊、芴、菲、蒽、荧蒽、芘、苯并(a)蒽、屈、苯并(b)荧蒽、苯并(k)荧蒽、苯并(a)芘、茚
2022-10-13
[pixiv] 插画今日排行榜 2023年5月21日
2023-05-22
「海藻酸钠」阿福 jk+泳装
2022-09-04
「眼酱大魔王w」羊咩咩w
2021-07-01
AI Art Panwho - pixiv(第二期)[518P-1.44G]
2023-06-06
【Morphia】 Lisa [27P 45MB]
2023-06-12
【Sugashi】 Power [30P 151MB]
2023-05-15
[Yo-U] Zia (지아) - Vol.8 Day Off[172P2V-1.84G]
2023-06-15
1 班上第二可爱的女孩ps第一次翻译,生硬了些请原谅朋友,到底什么样才能算是『朋友」』呢? 这么想著。在同一个班级里,如果经常见面聊天的话? 一起上学校食堂,或者经常一起吃午饭的话?不,不。 那只是同班同学,只不过是 『认识」』的程度。 因为我还是学生,所以不出想象的范围,比如在同一家公司和同事聊天,一起吃午饭,感觉没什么变化。即使把同事称为 『熟人』,也不会说 『朋友』 或 『好友(亲友)』 吧。我认为,要成为朋友,重要的是是否私下有交流。比如放学后不知从哪里绕道玩,或者是休息日约好见面聚在一
2022-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