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12)-适合劈腿的好日子漫画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三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ACG饭圈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

原作者:God Emperor Penguin 翻译、校对、润色:神界祭司

序+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上) 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下)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上)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下)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上)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下)chapter  4  比企谷与雪之下的访谈(上) chapter  4  比企谷与雪之下的访谈(下) chapter 5 即便如此,由比滨结衣仍然试图制作巧克力(上) chapter 5 即便如此,由比滨结衣仍然试图制作巧克力(下) chapter 6 因而之后,他与所有的人谈话,除了她

chapter  7  与折本佳织的约会是致命的

我将以我半心半意的决意向这个世界展示恐惧。

等待。

等待。

还是等待。

一个塑料袋飞过小路。它看起来是如此的自由和解放。我希望我是那个塑料袋,让风把我带到它选择的地方。只要不是在这里,我哪儿都肯去。

哦,我真羡慕那个塑料袋。(祭司:作者说这是一种美式的华丽...我猜测这里还是是讽刺全球为了环保控制塑料袋数量的时候,只有美国人还在肆无忌惮的使用塑料袋。)

我从来没有想过折本佳织这种类型的人会去补习班。然而,她就在那里。而我就在这里:

等待。

成功的告白有几个关键:时机、相互的感觉和真实的氛围。如果有任何一个元素是缺失的,那就最好推迟你的尝试,否则你将会蒙受羞辱。但对我来说,时间是最重要的。完成这样的事情需要一个高明的说谎者。

而我则是他们当中最大的骗子。

是时候了。晚铃响了,补习班的学生开始蜂拥而出。他们以单打、双打或小组的形式出现。毫无疑问,他们渴望在一天的暮霭中过着一种贫乏的社交生活。

这些人没有我这样的目的。

她就在那里,她并不孤单。立花社长和她在一起。

这是一个未知的因素。

深吸一口气,我回想起我的训练。我花了数小时甚至数天的时间玩模拟游戏和阅读视觉小说,都是为这一刻做好了准备。虽然我没有一个魔鬼助手来帮助我,也没有把他们的断头台项圈套在我的脖子上,但没有什么能阻止我完成任务。(祭司:出自《神知》)第一步是把折本从立花的队伍中分离出来,这样的话,我可以把一切都集中在折本这边。

要做到这一点,我需要让折本和我自己远离第三者。

“折本!”

我叫了她。这本是过多的举动。我归咎于自己神经紧张。

“比企谷 ?噢嘿!是你啊!你过得如何!你过得如何?”她是不是连续说了两遍同样的话?

“嗯,不好意思,但是我和折本致力于我们之间的人?际?交?流和社?会?地?位的提?高,这对现?代?世?界是有帮助的。”(祭司:原文都是大写,我用打点来表示强调)

“说得好!”

就在那一刻,我深深地意识到,也许折本不只是一个好女孩,她不仅与每个人都有社交,对每个人都一视同仁。也许,她真的是不知道别人在说什么。话说回来,她就是那种随波逐流的人。

“我能和折本单独谈谈吗?”

立花社长就像一只看到了蜂蜜的熊。

“哈哈。真奇怪,比企-"

“折本。请。”

折本走到了我身边。她回头瞥了一眼立花社长。

人们从我们身边走过。有几个人朝我们的方向瞥了一眼。

我想看到一个男孩在补习班外面等一个女孩是很奇怪的。男朋友就是这么做的,对吧?折本一定会变得很出名,因为她将得到很多流言蜚语。

这些她似乎都没有注意到。

“比企谷 ?嘿,你在听吗?”

折本的手开始在我面前挥动。

“我只是想谈一下。”我说。我的双手插进口袋里。因为我不知道该拿它们怎么办。

“哦,好吧。”折本马上说。

她转过身来,说了几句话,向她的朋友们挥手告别。

她调整了一下肩上的书包。“那么我们要去哪里?”

我挠挠头,“呃……我想是去散步。”我说着,走开了。

他们说,人类有第六感,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在被监视。这就像人们在恐怖电影中看到怪物或女鬼跟踪他们,或者当士兵感到背上有激光瞄准器时的感觉一样。你的每一个动作都在被监视、审视和仔细分析,以使他们获取任何他们想要的信息。

折本的朋友们仍然盯着我,我想离开他们。

我们一直走了相当长的一段路,直到我确信我的头部已经不可能被击中。

“那么。”我开始说话。“我听说你的家人被邀请参加雪之下家族的募捐活动……”

“是我父母的原因。”她耸了耸肩,把一根头发绕在手指上,“你以前可能听说过……”

我皱起了眉头。我确实记得她曾经告诉过我她父母的情况。他们都是富商之类的人,开了一家小型的连锁折扣店。他们很受老年人的欢迎,而这些老年人恰好是忠实的选民。这使折本的家族在这一地区的政治上有一些回旋的余地,这并不奇怪。

“是的。我还记得。”我说。“所以你被邀请参加雪之下家族的派对,对吗?”

“是的,请柬上包括我……”折本眯起眼睛。“这又怎么了?”

“我想去。”我说。

“嗯?”折本瞪大了眼睛。

“我想去参加雪之下别墅的派对。”我重复道。

“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调整了一下背包,改变了它的位置。它原来的位置让我很不舒服。

“我有点……进不去……除非我被邀请。”

折本似乎明白了。“那又怎样?你想和我一起去吗?”

“和你一起有点…我们不能就做朋友吗?”

拒绝的念头又出现了。那些遥远的记忆,是一段两个人单独在教室里的颗粒状的老镜头。

“那-那个。”我说。“这是我唯一能进去的方式。”

“为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折本交叉着双臂。“我想知道为什么,比企谷。”

“我——”

我为什么要去?

“我想去看她。”

还没等我想明白,话就从我嘴里跑了出来。

“她?”

“是的。”

“为什么?”

她走近了他。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她又向前迈了一小步。

“她是你的朋友吗?”

不是的,是另一个...

“只是一个熟人?”

是另一个……

“不,不,她是你的情人吗?”

没人会想到折本的审讯竟然如此。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又一次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我只是想见她。”

折本愣了一下。

“啊——啊……她没来上学,”我解释说,“由比滨很担心……她们一直在发短信,但她什么都没告诉她……什么都没告诉她。”骄傲和羞愧不允许我直视折本的眼睛。“然后……我……”

“我明白了。”

…嗯?

“你明白了?”

“是的,是的。”折本打了个哈欠。“不要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比企谷。”她对我翻了个白眼。“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它们穿在你身上很奇怪?”

“……对不起。”

突然,我的胸口好像变得轻松了。

折本伸了伸身子,望着落日。

“男人啊,真讨厌。为了另一个人邀请我和你约会?”

“我想这对一个人来说确实是太多了。”我同意道。

也许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心在那一刻悸动着。那是在我更年轻、更天真的日子里发生的——那时我还相信着——一个玫瑰色的、充满各种可能性和永恒的世界。

“所以我有一些条件,比企谷。”折本说。“首先,你最好看起来精神一点。如果我随便找个古怪的人来,我父母是永远也忘不了的。你能想象每年的新年晚餐,我妈妈都会对我的阿姨们说,‘你们绝对不会相信佳织带了谁来见我们!’你得穿得好看些才行!”

“这是肯定的。”

“其次……你最好什么时候请我喝杯咖啡。”

“当然。”我说,“尽管它必须要便宜和安静。最好不要让角落里有那么多甜蜜的情侣……他们真的把一个地方挤爆了。”

折本咯咯笑了。“那是怎么回事?”她说,用手捂住嘴,“少年,比企谷。你的幽默感真的很奇怪,你知道吗?”

“这不是幽默,这就是事实,”我回答,“但是——呃——”你到底想说什么?“谢谢你。”我看向一边。这结果已经就够尴尬的了。

折本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然后那笑容消失在了一只手后面。

虽然她遮住了,但我知道她在笑。

我们拿出手机交换联系方式。

嘿,我记得我使用共享号码功能是很困难的……

但是现在,我感觉很自然。

“我会发短信告诉你在哪里见面。”折本一边说,一边撞着我的肩膀。“在那之前,比企谷 !”

她准备离开。我默默地向她鞠了一躬。对此,我很感激。

后退的脚步声停止了。

“你也知道,你已经改变了很多。”折本没有回头。太阳正在落山,微风吹过她的头发。有那么一刻,折本佳织看起来就像我永远不会成为主角的游戏中的女主角。

然后,她几乎是悄声地,轻微地说:

“谁知道呢,如果当时(是这样的)你向我提出约会的话,我可能是会答应的。”

然后,或许,就在这么一瞬间,我想我记起了为什么我曾经喜欢过折本佳织。

沐浴。香水。西装。领带。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是谁?某种猴子?我拍拍肩膀,担心摩丝会掉下来。仔细想想,自从雪之下家赞助的婚礼之后,我还没这么穿过。

“非常不错,欧尼酱 !”小町边说,边绕着我转。说实话,这一奇观所缺少的只是一台照相机和一条红地毯。

“你知道温文尔雅是什么意思吗?”

“嗯……”小町停了下来,转了一圈,把手放在下巴上。“你在空中运球?”

“很接近了。”我叹了口气。

今天是聚会的日子。

“欧尼酱,你真是个好选手!玩弄了这么多的女孩…呵呵!如果小町是你的弟弟,我会非常嫉妒的!我可能会说,‘和小町分享一些吧,欧尼酱!’”

“你已经偷够了我的筹码。”我咆哮着说。

“可你并没有吃呀!”小町撅着嘴。

这是什么逻辑啊!

“不管怎样,欧尼酱,你不打算现在就去车站接折本桑吗?”

“不——”

我看了一下时间。

“啊!要走了!爱你!再见!”

我跑出门,意识到这次冒险几乎就要以灾难告终了。你知道,守时对折本来说是很重要的。她是那种想让另一个男人等她的女孩,而不是让她等另一个男人的女孩。

(祭司:这句话的原文是:“我不喜欢等人,却喜欢等我的人。”)

我想,当一个女孩有能力让一个男人为她忍受痛苦时,这将会帮助她树立自我的形象。

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游客或儿童。一旦他们发现了新的东西,他们就会一直玩到它坏掉为止。不管是人们把东西扔进火山里,还是看到树枝折断前你能弯得有多弯,人们都缺乏自我控制能力。

人类是不知道界限的怪物。

去车站的路还不错。

我路过了川……川……我路过了“黑色蕾丝”,她正带着她的弟弟妹妹散步。我对她说,“你好再见”,但是我说得太快了,我想“黑色蕾丝”会觉得我被路过的车撞了。当我继续跑的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她的兄弟姐妹们开始喊着他们的“新的哥哥跑掉了!”

自从和叶山隼人一起参加马拉松比赛以来,我的身体还没有这么用力过。

当我到达会议地点时,一个可以俯瞰城市广场的时钟——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迟到了。真的晚了。

“嘿,你!”

我感到有人拍了一下我的头。

“对不起。”我鞠躬说。

“你快让我们迟到了。”折本把手放在臀部说。“你很幸运,我很好心,愿意让你陪同我!”她一招手,车就打开了。“做一个守时者,比企谷。”

我一言不发,跟着折本。

进入别人的车是一种成人仪式。

坐在别人的豪华轿车里则是一种特权。

“那么……你就是我女儿的陪同者?”

她的父母看起来很和善。

“只是个熟人。”我说。

她爸爸点了点头,说:“我会相信你说的话,但我会留意你的。”

“所以,我听说那个女孩写了一封情书。”折本轻声说。

“嗯?”

“你的那个朋友。还记得雪之下雪乃吗?“她继续看着窗外的树木、建筑物和行人,“我听说她给叶山君写了一封情书。”

“是啊……她就是这么做的。”

“她就是这么做的。”折本轻声重复道,“我跟她不是很熟。尽管我们年龄相仿,而且我参加过的这些愚蠢的聚会比我记忆中要多——我们从未真正交谈过。真见鬼,她几乎从不和任何人交谈,如果她被介绍给某个人了,她通常会在被介绍后消失。”

“我不知道这些。”

折本转向我,给了我一个无聊的眼神。

“你不太了解她,是吗?”

不,我不了解,我对自己承认。认识人是一个大问题。你越了解一个人,你就会对他投入越多。他们的故事慢慢变成了你的故事,一旦发生,不可避免的背叛就更加不可避免。(祭司:有这样一句话“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亲密,就越相互辖制彼此的行为,越相互伤害彼此的内心,这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的事情。”)

雪之下不喜欢这样。我也不喜欢。

“这有什么关系吗?”

折本叹了口气。

“我听说她把信寄给了一个H. H.。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只是有点怀旧的感觉。”

我皱起眉头。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我想我们能不能买了一个神经分析仪器就忘了曾经发生过的事?”我问。

折本哼了一声。“那是什么?比企谷,你真是个怪人!”

“啊……是啊。”

我过去的阴影似乎会永远萦绕在我的心头…只要给我戴上软呢帽,穿上一件皱巴巴的西装,一切就会回到50年代……等等,我其实并不坚强,也不沉默。我只是在自嘲,只是在徒劳地反社会。

哦。已经足够接近了。

“这是很古老的历史了。”折本笑着说。“比企谷,庆幸吧,因为今天只有你能陪我。”

“耶-耶。”

当我们一起入场的时候,折本抓着我的胳膊。

社交活动很烦人。人们像部落里的野兽一样站在一起聊天和社交。他们都在这个越来越不尊重争议、越来越崇拜粗俗争议的世界里,为获得更多的声望或权威而不择手段。在这样一个安定的时代,一个人的性格怎样才算好呢?

最好是安全、平淡、不引人注意。笑口常开。

这时我想到了我的名字。

抬头看二楼,在一扇窗户关上之前,有一对蓝色的窗帘飘动着。

“我要去找她,”我轻声告诉折本。她的胳膊从我的胳膊上松开了。当我开始向大厦走去,想找条路进去时,我感到有人拉我的袖子。折本拦住了我。

“嘿,比企谷。”

“什么?”

她伸出舌头。“祝你好运。”她说。

为什么这该死的豪宅这么大?

他们还不满意……那些足够的房间吗?我一定是碰巧,我走进了至少20个图书馆和办公室。里面没有多少仆人,那些看见我的人一直指引我去最近的洗手间。我不停地告诉他们洗手间堵了,然后才转向另一个方向。

天哪,我一定就像个小偷,找到了进入大厦的路。

一楼的房间大多是休息室和图书馆。我认为雪之下会在她的房间里,等着轮到她被介绍。

找到一扇通往卧室的门,我吸了一口气,打开了门。

“阿拉阿拉 !恭喜你!任务成功!”

这是雪之下的房间,只是不是我想要的那个雪之下。

这是什么?某种RPG?我现在应该得到任务奖励吗?这是给我长途旅行准备的一剂药……下次再来,我真想马上喝点MAX咖啡。

“看来我的线索已经足够了。”雪之下阳乃笑着说。“啊,欢迎到我家来。准确地说,欢迎来到我的房间。别在意有点杂乱。”

房间里出奇地空无一人。

“雪之下在哪?”

“你在说什么啊,我当然就在这里!”

“我是说,你妹妹呢?”

“恩……这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付出我的什么?”

“你的一生。”阳乃笑着说。“你愿意付出这个代价吗?”

虽然我确实不播种,但我无法想象自己会心甘情愿地付出这铁一般的代价。

“不清楚。”。

“阿拉 !如此的不确定,那是不行的。仅仅这样是不够的。”她含糊其辞地说,“不知怎么的,我不喜欢你和另一个女人手挽手来到这里……尤其是那个过去同样拒绝了你的女人。”

“要不然我怎么进这里?”

“哦……这倒是真的。”阳乃说。

女人,你是在嘲笑我的智商吗?

“啊。好吧,无论如何。”阳乃继续说道。“雪乃酱在楼下大厅。机翼的最后一扇门。如果你想见她,就敲门两次。”

“谢谢。”我说,转身走了出去。但在我这么做之前,我必须知道……“那个...”

“是吗?”阳乃笑着说。

我仔细地看着她的脸,希望能看出哪些是谎言,哪些是真相。

“为什么……”我犹豫了。“雪之下和我,你为什么要干涉我们的生活?”

阳乃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然后又笑了。“因为我喜欢恶作剧,比企谷君!就像我有我自己的8号球一样!”

“不……”我摇了摇头。“不仅如此……”

有些事情是很难用语言表达的。这就是口语中最大的谬误。我们赋予所有这些声音和音节意义,并呈现出它们背后的意义。然而,无论人类自创世之初形成了多少个词,仍然有那么多东西是不能用它们的限制来定义的。

我叹了口气。“算了,我不去介意了。”我说,转身向门口走去。

“你有一个妹妹,是吗,比企谷君?”

“是的。”我停了一下,转过身来。“你在婚宴上见过她。”

“她尊敬你吗?”

“嗯……”有关妹妹的回忆在我脑海里闪过。“我想是这样的?”

阳乃笑了。那笑容是痛苦的。“你知道,通常情况下,弟弟妹妹会努力变得更像哥哥姐姐,因为他们看到了未来几年可能成为的那个人。”

“雪之下再也不想做你这样的人了。”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医务室。也许这就是雪之下真正的道路。也许这就是她想要的结局。

“她当然不会想,傻瓜。”阳乃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看着她的表情,我一下子回到了咖啡馆里,在那里,两个有着相似错觉的对立的人之间,第一次提出了什么是真物这个话题。然后我想起了阳乃那天对她妹妹说的话。

“你太善良了,比企谷君。”

“不,我绝对不是那样的。如果我对人善良,人们就会像可爱的动物一样簇拥在我身边,强迫我和他们一起进一个照相亭,希望在我做了一个非常傻傻的鬼脸或其他什么的时候,能给他们买一个漂亮的清仓货,让他们展示给他们的朋友看。”

“哈哈!”阳乃拍着她的手,笑了,“看到了吗?你就是这样的人,就是这样让我觉得你很有趣。”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嗨,嗨。”她转身朝着窗户。“那么,你知道那‘可怕的’东西是什么吗?”

“……不知道。”

“但你和我都认为那不是信任?”

“……是的。”

当阳乃回头看我的时候,我看到了一种我从未想过的美化了她的容貌的异国情调。

“这就是原因。”

这个世界充满了弦乐。人类被彼此的混乱所纠缠。我们花了我们的年轻时光自己制造了这些混乱,然后用我们的余生来解开这些混乱——一些人意识到这一点,停止尝试。另一些人则把这一切都搞清楚了,把他们的弦弄得乱七八糟,到了可以操纵别人的程度。

还有像雪之下雪乃这样的人,他们想把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摆平。

也许是她有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模式。

这不是重点,因为我正站在一扇橡木木门前。

一个看起来像是幼儿园里写着的“雪之下雪乃的房间!”挂在门上。它看起来褪色、苍白,但却一丝不苟地没有被任何污渍或残留物污染。

我敲了两次门。

“进来。”

我打开门。

床收拾得整整齐齐。书被放在图书馆的书架上。她的主题是鲜明的蓝色——她标志性的颜色。这些家具给人的感觉是一间质朴的医生办公室,而不是女孩的卧室。它绝对没有小町的卧室那么杂乱。也许是我看得太多了,但那只是一间普通女孩的卧室。

但这一切都比不上屋子中央的烛光。

沐浴在阳光下,她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支配者的气质:坐在窗边看书的那个女孩。

雪之下雪乃。

她的样子就像一幅画。它使人联想到一幅要求被贴上完美标签的图像。她全神贯注地看书,似乎什么也不能打断她的阅读,甚至连世界末日也不能。

我的思绪游离到我们在朴素的教室里的第一次见面。

就像以前一样,我被迷住了。

“当你走进别人的房间时,自我介绍会是很有礼貌的。”

她的声音像一股冷水泼在我失去知觉的脸上。

“啊……哟。”

雪之下记下了这一页的页数,合上书,转过身来看着我。

“嗯?”

“什么 ?”

“比企谷——或者我应该说,跟踪狂君?你在这儿干什么?”雪之下笑着问。

“啊……”我看向一边。“派对场景不适合我,所以我决定探索一下。”

“所以你找到了我。”

“是的。或多或少。”。

雪之下笑了。“我猜你想要奖励吧?”

“嗯?”

“在冒险故事里,你救了那个陷入困境的姑娘,她给你报酬,这不是常有的事吗?”

“嗯……我觉得你不太适合这个角色……”

雪之下平静地笑了。“也许。也许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女孩会是个更好的竞争者。”

嗯?“你看见我到了吗?”

“感知是我的强项之一。”

“是啊……但是这儿有几十位客人……”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把他们都背下来吗?”

“啊……那我就相信你的话。”

“很好。”雪之下说,转移了视线。

我摇摇头。这是非常奇怪的。虽然才过了几个星期,但看到她安然无恙,我感到一种奇怪的宽慰。

“啊。”这倒提醒了我,“前几天,我在阳乃的电话里跟你谈……”

雪之下举起了手。“由比滨告诉了我情况。我为我姐姐的行为道歉。”

“啊。好吧。”

雪之下不说谎,但她也不必说真话。她为姐姐的行为道歉,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宽恕了我。这不就是我来这儿的原因吗?去见她吗?现在,雪之下就站在我面前,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能说什么呢?

晚会继续在外面举行。当我们的沉默开始包围我们的时候,周围会有一种喋喋不休的声音。我们都不属于这里,但我也觉得我不属于这里。

“……你为什么在这儿,比企谷君?”

“嗯?”我回头望着雪之下。“我告诉过你,那个部分——”

“我明白那部分。”她的眼睛里有一种我读不懂的感情,“但这并没有回答你为什么决定忍受它,来到这里。”

“好吧……”

“是吗?”

“我来是因为- - - - - -”

我想见你?

我应该这么说吗?

“-因为由比滨很担心。”

她的笑容有些低落。“哦。”她眼睛里的感情消失了。

“是的,”我接着说道,“她真的很担心你,你知道吗?在侍奉部的每一天,她总是告诉我,“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来帮助雪乃!”什么的。我已经开始感到厌烦了,所以我决定让她平静下来。”

“我明白了。”雪之下的声音很冷,她的眼睛向下看着她的书,“很抱歉成为你的负担。”

“啊……不是……”她是不是生气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我今晚会再打电话给她,向她保证我没事。”

“好吧……”

空气几乎粘稠得可以用黄油刀切开。也许这是雪之下无法控制的她的精神压力的结果,但它令人窒息。“所以……”

“所以?”

“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你为什么问这个?”

因为没有你,侍奉部…

“因为由比滨想你。”

眼角余光一闪,我想我看到雪之下的手绷紧了。

“哦,”她又说了一遍。“我不能回去。不管怎么说,都不能。我所有的功课都安排好了。我大部分时间是自学的。”

“为什么?”

“这关你的事吗?”雪之下冷冷地说。

一阵寒意袭上我的心头。

“回来吧。”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我为什么要回来?”

“我……”

她为什么要回来?由比滨想念她吗?她担心她吗?什么能说服雪之下回来?我该说些什么才能说服她……

“由-由比滨——”

雪之下合上书。她的眼睛也闭上了。停顿了一会儿,她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请离开。”

“雪之下……”

“你可以带着跟你一起来的那个女孩走……我想她叫折本吧?请先享受这个聚会。”

“嘿,等等。她是——“

“你以前喜欢的那个女孩,对吗?”

一阵寒意袭上我的全身。

“这是——”

“我需要提高语气吗?要我告诉你‘出去’吗?要我叫保安吗?”如果你全家因此被赶出了千叶,那就太可惜了……”

冰冷刺眼的阳光会把太阳震碎,她的愤怒集中在我身上。

“看,我只是来——”

雪之下举起一只手,我本能地停了下来。

“像比企谷八幡这样的人在这里没有立足之地,”她冷冷地说,“如果你一直躲在幕后,永远一个人,那就太好了。”她的头朝下一仰。“所以,请你帮我一个忙,然后离开。”

“嘿……”

“我宁愿不叫保安。”

他们都有相同的微笑。除了雪之下雪乃。我本以为微笑是雪之下家族最致命的武器……

我无话可说。

我转身走开了。

门在我身后慢慢地关上了。然后,就像一阵轻柔的风,吹来了我想象中的一声低语。

“对不起。”

回首过去,我看到的只是雪之下盯着窗外,她的脸藏在我的视线之外。

也许我太自大了。认为我的生活已经不可逆转地与雪之下的生活纠缠在一起。也许我什么都不是。也许她真的是太阳,是宇宙的中心,而我只是一颗孤独的尘埃,在空虚的太空中游荡。在行星和星系的领域里,一粒尘埃还能指望有什么竞争呢?

我不是叶山隼人。

确实。也许有些人就是在别人的生活中没有属于他的位置。

就这样,门关上了。

【Junkenstein】 Yor [48P 321MB]
2023-05-30
【Uy Uy】 Keqing Costume 1 [21P 60MB]
2021-09-04
近日如龙工作室公布了《如龙7外传:无名之龙》夜店女郎选拔赛最终优胜者,知名主播Kson以35票成绩拿下大奖,获得100万日元奖金,并将在《如龙8》中出演风化岛夜店女郎。当然,主播Kson和其他四位也都会加入《如龙7外传:无名之龙》作为夜店女郎登场。Kson接受采访时热泪盈眶,她表示非常开心,其他四人都很美很有特色,自己从沒想过会获得大奖。能成功完成自己的梦想真的无比激动。《如龙7外传:无名之龙》从“桐生一马”的视角描绘《如龙6》之后故事的动作冒险类游戏,游戏将于2023年发售
2023-05-30
【Byoru】 Helm [43P4V 726MB]补充视频
2023-01-17
「黎菲兒」JVID - 貓系魅魔 [156P-1.83GB]
2023-05-21
「七海抹茶酱」原神八重神子cosplay
2022-02-13
【Julia Bayonetta】 Zelda [22P 46MB]
2023-05-21
VOL.530 朱可儿Flora [51+1P496M]
2023-05-27
「桜井宁宁」人妻太太睡衣
2022-12-19
【Emiru】 Miku [16P 22MB]
2023-05-23